澄海3c5.49秘籍天气燥热,她说要和我试试牲口式-乐墨阅读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61
天气燥热,她说要和我试试牲口式-乐墨阅读


盛夏对于大部分男性牲口来说,无疑是最大饱眼福的时节!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彻底,小姑娘们的衣着在这个季节里也少的越来越干脆!黑色丝袜,仅到臀部位置的超短裙,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隐匿在男性根部那不断骚动的荷尔蒙!
人们常说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过了发春的季节,到了盛夏则是结果的时候,各式各样‘出格’的事情比比皆是,而‘野战’则成为了,当下最为流行,也最为刺激,更最为让都市男女们‘欣喜若狂’的段子……
寂寥的港城郊外,苏省第一高山花山脚下,浓密的树林和杂草丛生的荒郊野地内,一辆进口的‘陆地巡洋舰’径直停靠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界!
透过时而散落在车窗前的月光,模糊看到车内,一名腆着将军肚的中年男子,正费力的在狭隘车厢里,紧压在一位打扮妖娆祈青思,衣衫不整的女子身上……
车外知了声,以及整辆汽车那高性能的隔音效果并不能阻挡车内女子那高亢,‘婉转’的呻吟声……
近百万的高级轿车在此时突显出他那高耐压减震系统,随着车内那名中年男子的上下起伏,整辆汽车有规律的回应着对方,整个场景相当的‘诡异’……
“高局,您真的是老当益壮啊……我……我快……”
“骚蹄子,吃饭的时候,我……”就在那名男子还没把话说话,一束强光透过车窗玻璃直射在两人赤、裸的身上,接踵而来的是一连串闪光灯的闪烁!
惊慌失措的两人慌忙的拿起被仍在一边的衣服遮挡住自己衣衫不整的身体,猛然抬头磕着后脑勺的中年男子此时已经顾不得疼痛,一边用衣服遮挡着身子,一边指着车外的黑影,大声嘶吼道: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霸气外露的咆哮声。也许,在这个时候,显得就有些无力了!
原本从里面紧锁的车门,鬼使神差的被对方从外面打开,车门缓缓的拉开,一名年约二十出头的小青年,露出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手里捧着一台有些破旧照相机的他,带着几分歉意的对车厢内的中年男子说道:
“大叔,俺们是搞推销的,这款九十年代中期生产的十里勾牌照相机,耐用经摔,而且拍摄效果相当的清晰,刚才您和这位大姐活动的场景都记录在内,现在厂家搞活动只需一万元,对,您没有听错,那么高性价比的照相机只需要一万元……”看着车外那名小青年笑谈风声的样子,中年男子在对方还没有把话说话,就大声咆哮道:
“你们这是勒索,敲诈,是在犯罪……”
“你唬我?产生交易流程,那不就是正常贸易往来吗?”车门外的小青年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冷峻了!仿佛是在为他造势,站在车外扛着矿灯的另一名小青年把灯光调的更加透亮,依稀可见车内那名女子白皙的肌肤。而随同而来另一名小青年,则拿着一根手腕粗的钢管轻轻的敲着车头,这架势,你不掏也待讨……
三人的这一作派霎时让车厢内的那一男一女显得有些胆寒和恐慌,就在那名中年男子思想正在挣扎的那一霎那,一直站在车门处的小青年再次开口说道:
“我们是自愿购买,不过我们厂家为了让更多顾客购买我们的产品,会定时的把夜晚所拍的照片传到网上,进行公共浏览,大叔,我想众多网上狼友,都很乐意看到您威武的一面……”
闷重的发动机声,在整片‘原始森林’显得极其的刺耳,看着扬长而去的陆地巡航舰,站在原地,手里拿着一叠钞票的那名推销小青年,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刚才手举矿灯的青年看着其手里红色钞票,脸上露出了意犹未尽的坏笑!
“狗胜哥,为啥刚才不多要一点,我看他皮包里还有不少呢。”
“你个死胖子,做人留一线,懂不,盗亦有道!”手里拿着钱的小青年,懒得给他身边的胖子解释,在转身之际把手里的钱交给了他身边一直不吭声的青年,随后说道:
“二炮,咱村那小学真的该翻新了,估摸着再下一场雨,就会倒,留下一点咱们用,其他都交给你爹吧,省的他天天往镇里跑,送的不少了,钱就是下不来,能盖一间是一间!”
“狗胜哥,再给俺爹,都第三笔了,俺都不知道该怎么圆谎了!”
“刮刮乐,就说咱去城里刮刮乐扣出来的。反正,这事交给你,打小你就没少骗你爹的钱,这会就不会说谎了?”说完这句话,领头的那名叫狗胜的小青年率先走了出去,其余两人紧随其后。
狗胜,大名陈胜,父母是谁,就连老村长都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亲身父母在这个村逗留了一年多,生下他后不到一个月就销声匿迹了!吃百家饭长大的陈胜是五保户中的极品,没上过几年学的他,脑子特别的窜,跟着村里的老支书,读书识字,没正儿八经的上过学,但所知道的东西比大学归来的学生都多,被誉为整个村子的异类……
跟在陈胜左手边被称之为胖子的小青年,是正儿八经港城甘于县肇家浜人,不过他的身世和陈胜大差不差,从小没了爹娘,靠着近门的几个亲戚养活长大,发小就跟在陈胜屁股后面,两人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大名赵土顺,为人憨厚老实,就是脾气有点倔……
至于那个手捧着数额赃款,此时正一筹莫展的小青年,名叫赵鑫,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他家里算村里的书香门第,他爷爷是村里的老支书,也是陈胜的老师,现在他爹又是村书记,独子,在家相当的受宠!
三人是村里有名的捣蛋鬼,没少干一些让人咬牙切齿的事情,但肇家浜风气质朴,再说大都看着他们三人长大,都知道他们的秉性善良,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肇家浜是港城甘于县城内不起眼的小山村,贫穷落后,但村民秉性质朴善良,三人之所走上这条‘犯罪’道路,纯粹是为了村里那年久失修眼看就要倒塌的学校,镇里不管,乡里不问,使得这件事情就被搁浅下来!
吃着百家饭长大,没上过学的陈胜,很是希望村里的孩子们等坐在明亮的教室内,继而媳妇你当家,三人一经合计,才干起了这勾当。先后两次得手,这是第三次,已经为村里筹集‘赃款’两万余元,足够盖两间教室了……
迈着刚才电视上学的八字步往前走着的陈胜,此时嘴里叼着一根相当劣质香烟,今年二十一岁的陈胜已经有五年烟龄,就连其发小胖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狗胜哥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
“我给你俩说,到了村口,分头进村,别让人看出了端倪,懂不?”
“放心吧狗胜哥,咱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陈中坚,都懂!”说话的是胖子,而一路上一直沉默寡言的二炮,还在思索着如何圆这个谎。
临近村口,就当三人正准备分开之际,一个瘦小的身影,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三人紧张的往后撤了两步,狗胜更是大喊一声:
“谁……”
“狗胜哥,我是顺子,你咋才回来椎名朔哉,你赶紧去王寡妇那看看吧,隔壁李庄的李老三又来骚扰她了,这次还带了两个人,咱村里的男人都缩在了屋里不敢出来……”
“尼玛,这个狗娘养的,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这就去废了他……”说完,陈胜迈腿往村西头冲去,而胖子和二炮只是稍作停顿,一个拔出刚才那根钢管,一个从地上拾起一块碎砖头,紧跟在陈胜身后往王寡妇家冲去。
民风质朴善良,也造就了肇家浜人的胆小怕事,又加上李氏三兄弟又是周围十里八村有名的村横,使得肇家浜人更加没人愿意为一个寡妇出头!
喊她王寡妇,其实在她过门当天其新婚丈夫就意外死于脑溢血,这种本不该不发生在小年轻身上的疾病,确在那天晚上的降临在他的身上!村里的风言风语一直不断,长相姣好的王寡妇一直是大舌头妇女攻击的对象,克夫命,狐狸精等等一系列的流言蜚语满村飘!再加上村里的男人总会有意无意的瞟上着这位在他们眼里美若天仙的女人一眼,继而使得的王寡妇在肇家浜更是不得人心!
话说像她这样的女人,即便二婚也应该好找对象,和丈夫自谈的王寡妇,两人婚前感情一直很好,即便其丈夫死去这两年里,王寡妇一直都秉承妇道,在村长的帮助下开了全村唯一一家超市,一直守在赵家,照顾他唯一的母亲,久而久之,知道她脾性的众村民开始慢慢接受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即便是接受,真正交心的还真是没有……
哪个女孩不怀春?其实这句话也针对男性,当陈胜在第一眼看到王寡妇的时候,内心的那份悸动就久久不能让他释怀!经过光顾她的那家超市,使得村里不少妇女开着陈胜的玩笑,对于这种玩笑,陈胜总会露出他那憨憨的笑容,一笑而过,并不反驳,也不承认!
陈胜对于王寡妇有情,全村人都知道,虽然王寡妇今年已经二十七,八岁,但乡下的劳作岁月并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留下痕迹,依旧水嫩白皙,即便是赶粗活的手,也要比旁人粉嫩许多!闲暇时候,陈胜总会不吭不响的跑到王寡妇家的农田里,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人心并非铁做的,时间久了,王寡妇对陈胜也少了那份对男性的戒心,但一直秉承中规中矩的陈胜,没有做过任何越轨的行为,即便是王寡妇相邀,陈胜也没有踏进过她的家门!
李三对于王寡妇的锤炼三尺在周围十里八村的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有个在镇里当二把手的叔,再加上其三兄弟这些靠着烧窑也都起了家,继而,在这里说句难听点话,就连当地派出所的人,见了他的面都要礼让三分!前几次倘若不是怕影响不好,李三就直接霸王硬上弓了!
和其他村里的两个臭味相投的兄弟喝了几杯‘马尿’的李三,在其兄弟的鼓动下,开着他那辆在当地算是‘豪车’的普桑,三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王寡妇门前,即便王寡妇随即堵死了院门,但岂是正值壮年李三等人的对手,在对峙了几分钟后,院门被李三撞开!
大声的嘶喊并没有引来同乡人的帮助,就连平常对自己不错的村长梁书夜,在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倒不是说他不愿出头帮忙,老胳膊,老腿的出来也是送死!
酒精已经彻底麻醉了李三的大脑皮层,满脑子都是王寡妇脱光衣服那细品嫩肉模样的李三,如同一头饥渴多年的野狼一般,在冲进院子的霎那间,便扑向了王寡妇,作为婆婆的老人,还没走出房门,就被李三的一个同伙锁在了里屋,任由老人哭天喊地,都没有回应,另一名同伙一面淫、荡的大笑着,一面用身体堵住院门,看着李三那粗鲁的行为!
挣扎在李三怀里的王寡妇,竭力的嘶喊着!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她脑海里不禁呈现出了陈胜那赤膀在农田干活的场景,从最初的‘救命’到随后嘶喊着陈胜的大名,恐惧让隐匿在王寡妇内心深处的那份悸动激发出来……
拼命奔跑的陈胜,不顾一切的向王寡妇家冲去,随后在不知道谁家院口撩起一把铁锨的陈胜,整张脸露出了狰狞的面容,紧随其后的胖子和二炮,丝毫不落陈胜半分!在即将到底王寡妇家,听到她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时,猛然冲进到王寡妇家门口的陈胜,用力的踹开了寡妇家的大门……
陈胜没练过什么铁砂掌,硬气功之类的格斗必备!从小就调皮的他,一直跟着村里或者隔壁村的老猎人上山打猎,虽然这些年,以前的荒山被重新利用起来成了景区,但从小就和野兽近身搏斗过的陈胜,所用招式那是实打实的置人于死地,正直青年的他,也是力气倍涨的年龄,原本依靠在王寡妇原本身后的男子,虽然也算是条汉子,但因多喝了几杯,走路脚下都打滑,对付一个女人还算麻利,但当陈胜这一脚从门外狠狠踢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窜了出去,即便倒在地上,还滑行了少许,一副狗吃屎的模样,这下摔的是不轻,过了许久还没站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正在施暴的李三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头看着满眼通红,面色狰狞站在门口的陈胜,李三整个人散发出愤怒的之色,拳头紧握的李三,单手甩开怀中的王寡妇,不等从屋里冲出来的伙伴冲上前去,被打断好事的李三,已经向陈胜冲去,沙包大的拳头,高高抬起,一副至陈胜于死地的派势……
抡起手中的铁锨,已经被愤怒冲昏头的陈胜,手上已经没有轻重,在对方即将靠近自己的时候,陈胜就甩出自己的铁锨,重重的砸在了李三的身上,‘砰’铁锨砸在对方身上发出厚重的刺耳的声音,而就这时,拍马赶到的胖子和二炮,不分三七二十一直接冲向李三的另外一名同伴!
既然称之为村横,不单单是李家兄弟多,更重要的是,各个都是散打高手,虽然喝了点酒,虽然在阴暗的庭院内,被陈胜偷袭成功一铁锨差点盖在脑门之上,但身体后仰,跌跌撞撞后退数步的李三,还是站稳了脚步!
双眸充血的李三,举起拳头在停下少许后,再次冲向陈胜,早就已经被愤怒冲昏头的陈胜,也不顾自身的能力,如同死士一般也向李三冲去!
近身格斗是陈胜的强项,曾在丛林之中,成功在和野猪对峙中逃脱出来的陈胜,有着高于常人对危险敏锐的察觉!每每李三拳风即将砸到陈胜脸上之际,这小子总能鬼使神差的躲过对方这一拳,虽然在身体对抗中,正处在发育期后期的陈胜不是正值壮年李三的对手,但拼着一身硬气和无畏的霸气,让原本无论从格斗技巧,还是身体条件上都相差很多的两人,互相对峙起来!
陈胜的成功拖住李三,也给予了胖子和二炮施展能力的机会,如同拍黄瓜一般,把那个被酒水侵蚀的差不多的男子拍到在地,并又补了刚才那名被陈胜踹到在地男子一板砖,转过头的两人,如同两头饥饿的苍狼一般,澄海3c5.49秘籍拿起手中的‘利器’猛然的向李三冲去。
再猛的汉子,也架不住群狼之势!更何况头狼已经超水平发挥,制约住了自己呢?当李三发现这个问题时,已经为时过晚!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臭味相投,有着共同的脾性,三人也不会发小就成为兄弟!有着和陈胜一样血性,更重要的是打架不计较后果的胖子和二炮,在陈胜制约住李三的同时,两人同时抡起手中的利器,径直的砸在了李三的头部!一前一后鱼尾纹乐队,不偏不倚!
鲜血顺着李三的脑门顺势流淌下来,掠过眼眸,整张脸颊被红色所代替!直至李三毫无预兆的平倒在地上,三名胆大的青年这才回过神来!没有其他小青年的惊慌失措!在丛林和山脚下真正见过血的三人,有着同龄人无法睥睨的硬性子!
蹒跚的走到王寡妇身边,陈胜用力的搀扶起来捂着自己已经被撕扯的差不多的衣服,躲在墙角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对方!起先没有哭泣的王寡妇在钻入陈胜怀中的那一霎那,整个人从哽咽到涛涛大哭!任凭陈胜如何用语言来安慰对方,王寡妇如同找到了一个坚强的臂膀一般,发泄着自己内心中的委屈!
被关在屋里不停嘶吼的王寡妇婆婆是被胖子搀扶出来的!对于这个从小就给予三人甜枣吃的慈祥老妇,三人对她有着特殊的情怀在里面……
“妈……”这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充斥在整个庭院中,一直都躲在庭院外的赵书记,在看到自己的儿子冲进院子后,就已经觉察了,这件事情自己脱不掉关系了!
待到整场打斗声戛然而止,王寡妇爆发出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后,二炮的父亲,肇家浜的村支部书记赵武仁才踏进这个庭院,不是他害怕惹事,作为一个老父亲,有家有室,他想的更多是整个家庭,而如今自己的儿子,真的牵扯进去了,作为父亲的他,第一时间冲进了庭院拉着陈胜,二炮以及胖子,不停的往外撕扯着,边走他还边吼道:
“你们三个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们闯了大祸了,赶紧走,不要再在村里待……”
“赵叔,我们为什么要走,是他们先……”
“给我闭嘴……”赵武仁的声音相当的凌厉,这是陈胜从小到大不曾见到过……
“别以为读过几年书,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在整个税镇,他李家说了算,别给我讲什么狗屁法律,现在就走,连夜走,剩下的事情我处理……”赵武仁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作为整个税镇最具有势力的‘家族’,李家在税镇就代表着‘天’,任何敢于天斗的个人或者家庭,其结果都是惨不忍睹!
从刚才的意气奋发已经回过神的三人,在听完赵武仁的这句话后,心里不禁有些后怕,作为刚刚迈入二十岁年纪的小青年来说,即便他们见过血,拥有那份拼劲,但当他们真的面对一方枭雄的时候,底气和底蕴的不足使得他们不再想刚才那样‘霸气外露’……
赵父的话,让陈胜瞬间想通了少许,少了几分暴戾,多了几分冷静,但此时的陈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执行赵父的指令,而是跨步走到王寡妇身边,拉起她的胳膊,轻声的说道:
“和我一起走吧,在这里……”作为一个独自在众人流言蜚语中多年的女人,王寡妇在经历先前的恐慌和害怕后又恢复到以往的冷静,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推开陈胜的手腕,轻声的说道:
“你们走吧,我妈还在这,他们不会怎么样我的,我是受害者……”站在原地愣在那里的陈胜,有些六神无主,平常一向有主见的他,在此时左右难舍!
王寡妇庭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不少村民,如果此时三人再不离开的话,将很难再有出路!年过四旬的赵武仁此时已经懒得在和这些‘小兔崽’们讲什么大道理,拉起三人就往门外走去!
心里已经认同赵父所说事情严重性的三人,并没有反抗,只是在临走出庭院的时候,站在门口的陈胜,大声嘶吼了一声:
“等我,我一定风风光光的来接你……”说完,陈胜头也不回的往村头跑去!
二十一岁的小青年的承诺,无论放在哪里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笑,但这句话从陈胜嘴里说出来后,显得就不再那么的轻浮,站在庭院原地的王寡妇泪流满面,直到陈胜扭头跑开后,她才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我相信你……”
一路狂奔到村口,紧跟在身后的赵武仁速度虽然及不上三位青年陈工孟,但此时也爆发出了所有的潜力,直到在通往外界的柏油路前时,四人才停下脚步,赵武仁慌张从胸前抽出那支钢笔,随便从兜里掏出一张碎纸,写了一长串的电话号码,随后交给了二炮,然后说道:
“直接去港城,你表叔在那里,李家的手伸不那么长,等家里风头静下来,你们想回来再回来,还有这些钱,你们拿着,记住,我不给你们联系,你们就不要回来!”看着自己父亲手里那零碎的散钱,一项对于自己父亲懦弱而感到不齿的二炮,在此时才终于明白,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有着男人的血性,只不过张俊熙,为了这个家庭,为了整个肇家浜的安定,他选择了忍让和隐匿。
没有回绝自己父亲的好意,接过号码和零钱的二炮转身走开,泪洒脸颊的他,在随同陈胜和胖子一起奔跑的同时,头也没回的嘶喊道:
“爸,您儿子一定风风光光的回来接您……”说完这句话,三人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二炮的话,赵武仁听到了!这位年过四旬近五旬的中年男子,笔直着身子站在原地,眼角有些湿润,田宸羽但嘴角确微微上扬,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道:
“兔崽子,老子不求你风风光光,只求你安安全全,在外不比家里,别让我再操心了……”作为一个父亲,作为整个家庭的顶梁柱,赵武仁在伫立许久之后,缓缓转身,往村里走去,等待他的也许是李家狂风暴雨般的洗礼,但他的脚步依旧坚定,这是一位父亲应有的职责。
李家势力要比赵武仁想象中的大上许多,当他刚把三名被重击的汉子送到村医疗所的时候,数量汽车径直的停靠在村口,下来近二十名大汉,为首的正是李三的二哥李奇!
曾在号子里蹲过数年的李奇,是李家兄弟中最争强好斗的一个,对待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弟甚是宠爱,当他在隔壁村庄正拉场子开赌局时,听到自己的弟弟在肇家浜被人打昏在地,生死不明时,一身暴戾的他,领着自己的马仔,浩浩荡荡的赶到了肇家浜。
看到浑身是血,昏迷的躺在病床上的李三,李奇甩手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木门上,单手拎起身旁赵武仁的衣领,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拳,随后,踩在已经倒地的赵武仁脸上,恶狠狠的说道:
“是谁,是谁干的……”对于一个铁了心要护犊的老人来说,即便今天是死在这里,赵武仁也不会松半句口,顾装经受不住对方痛打的赵武仁,在对方脚踩在脸上的那一霎那,就假装昏厥过去!
已经被愤怒冲昏头的李奇不会被他就这样糊弄过去,随后的拳打脚踢,让近五旬的赵武仁,痛的在地上来回翻滚着打着滚,直到李奇的一个马仔,单手拎着一名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村妇跑到李奇身边,这位被誉为税镇第一悍将的土匪,才停止手中的动作庆春归!
村妇是住在王寡妇家旁边的一户人家,平常为人大舌头,遇到事情后,便躲得远远的,隔壁庭院所发生的事情,她一清二楚,此时经过李奇的无端恐吓后,村妇吓得屁滚尿流,把二十分钟前所发生的事情,全都倒了出来!
对方的口齿不算凌厉,但李奇已经从对方的阐述中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和结果,此时他在看躺在地上的赵武仁时,更加的愤怒,拎起旁边的板砖,径直的往其脑袋上砸了数下,直到血流成河,他才松手,扔掉手中状态的李奇,一边嘶吼着让医生救赎自己弟弟,一边组织自己的马仔沿着肇家浜那条唯一通往外界的柏油路寻找三人的踪迹!对于李奇来说,今天是要‘大开杀戒’……
一口气跑了近二十分钟,三人虽然有些气喘吁吁,但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已经从冲动中清醒过来的陈胜,此时比胖子和二炮更加能理解此时三人的处境,作为税镇最大家室的李家,只要开车追赶三人,绝对有能力在镇口堵住他们!
放缓自己的脚步,落队的陈胜突然叫住了正在努力奔跑的胖子和二炮!一门心思往前冲的胖子和二炮在听到陈胜的呼喊声,立刻停止了自己的脚步,擦着自己脑门汗珠的两人,迅速跑到陈胜身边!
“走山路。”
“什么?”
“我说走山路,直接饶过去!”陈胜的话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胖子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狗胜哥要选择那崎岖难走,并且还要翻越栅栏,躲避花山旅游景区保安阻截的山路,但他还是紧跟在二炮和陈胜身后,一头扎进了旁边的小树林里!
茂密丛生的树林内,三人深一步浅一步准备横穿着苏省最高的山脉花山!在其三人进入树林约摸五分钟后罪孽枷锁,五辆昌河汽车,在一辆帕萨特的带领下,路过刚才三人行走的路段!
并没有走太远的陈胜,静静的聆听着,一辆接一辆的汽车从柏油路上呼啸而过!直到此时,蹲在陈胜身边的胖子才恍然大悟。
“狗胜哥,你们先走,我回村一趟……”二炮冷不丁的一句话,顿时,让其身边的胖子‘毛骨悚然’。
“二炮你没病吧,咱们好不容易才……”
“我陪你。”不等胖子说完,陈胜扭过头严肃的回答道。
从急促行驶的数辆汽车中,二炮不难发现,李三被打的事情已经败露,李家人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措施,既然已经败露,在自己不在逃窜的情况下,很显然,自己的父亲将成为他们主要攻击的对象!
即便是在逃窜之初,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但是二炮还是忍不住的转过头往肇家浜走去!陪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兄弟陈胜和胖子!
回去的路,三人一直小心翼翼走到的是丛林路,原本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三人走了近四十分钟,潜伏在村口树林内,静静观察村口的陈胜三人,看到他们不愿看到的一幕,近五十岁的赵武仁被殴打的躺在血泊中,而站在他身边的一名大汉用树藤编制的马鞭敲打着,这名大汉和李三有着几分想像之处,不用说,正是李三的二哥李奇……
“说,你让那三个兔崽子往哪跑了,去外面投靠谁……”不依不饶的李奇在安排所以事务后,开始把所以的怒火都洒在了赵武仁身上!
寂寥的肇家浜村口,显得有些诡异,只有少数和赵武仁近门的男子在那里苦苦相求着,而二炮的母亲,失声痛哭的想要去为自己的男人挨上那几鞭子,但是被其亲戚用力的拉住!
看到这一场景的二炮,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拔腿就想往外冲去,但被眼疾手快的陈胜一把拉住,随后小声的在他耳边嘀咕道:
“你这样去,无非是让赵叔努力付之东流……”
“难道,我就这样看着我爹被他们这样羞辱?”没有直接回二炮的话,双眸冷峻的陈胜观察外面的一切,当他看着村口那随风摇曳的灯泡时,侧过身子对身边的胖子说道:
“胖子你的弹弓带在身边了吗?”
“啊?带了,一直都带在身边!”
“把村口的那盏灯泡给我打下来……”
“啊?俺明白了……”就在胖子从兜里掏出那把自制的弹弓,蓄势待发的时候,陈胜从腰间拔出一把不算锋利的匕首,这是往外逃窜的时候,顺手从李三同伙身上缴械的……
“咱只有一次机会,懂吗二炮……”看着陈胜手中那明晃晃的匕首,二炮紧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眼眸里尽是狠辣的两位青年,深咽一口吐沫,等待着身边胖子那犀利的一击
因微信字数限制,只能更新到这,后面更好看!精彩后续戳下面“阅读原文”继续看高潮版!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