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元肾宝圣祖重临——第三章(1)-拾梦归心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08
圣祖重临——第三章(1)-拾梦归心

呵,又要日落了呢。
克拉玻斯·奥莫里尔坐在伊莉安寝室的窗边,望着窗外的夕阳。此时已是傍晚,落日西沉,那片火红距离黑色的群山已只有咫尺之遥。山脊之上的天空中映出无限延展的一层金黄与紫红,艳丽的霞光几乎要将山脉染上自己的颜色。更向上的穹顶则以目力可及的速度黯淡下去,从湛蓝变为深蓝王欣如,再变为墨一般的黑色。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去见了新任的行政总长,克鲁格·门达尔夫。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人和财政总长是一个路数——专制、自私并渴望权力。或许他作为教皇对别人给出这样的评价并不合适,但他也实在无法想到什么更好的形容词。总之,与这种人的见面就是一件十分累人的事情。于是在交代完必要的几句话之后,他便礼貌地逃回了这里,伊莉安的房间。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他不止一次在心里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是并没能得到一个明确的解答。或许是因为自己在这里住了太久,对这里的一切不由得产生了眷恋。或许是他在过去的生命里太少见到这种洁白、干净而又不显丝毫压抑与古板的陈设,是房间里的氛围吸引着他流连忘返。又或者,他仅仅是在尽一位教皇看望自己继承人的责任。毕竟自己是她名义上的父亲——尽管实际上,教皇和继承人之间很少会有过密的交及。
然而这些原因终究都感觉差了些什么。那就随他去吧,弄不明白的东西不如直接忘掉。说起来,他还没有探过伊莉安的魔法回路呢。魔法回路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身体结构,自出生时就存在,只是需要后天激发和练习才能运用。一个人魔法回路的构造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后天的魔法能力——并不是能力高低,而是他适合哪种颜色、哪种风格的魔法。
一般来说,作为被善主选中的继承人,魔法回路总该是健全和完善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将手伸向伊莉安娇小的手掌心。这时她刚好醒着,也没有哭闹,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克拉玻斯。看见他伸过手来,她也伸出自己的小手,嘴角咧开轻轻笑着,触碰到了克拉玻斯的手掌。
克拉玻斯小心地聚集起一束微弱的无色法术力,将它极缓慢地推向伊莉安的回路里。法术力慢慢地渗透进去,悄无声息埃冰斯幻觉,婴儿床上的伊莉安甚至没有一丝感觉,仍然是开心地笑着,感受着父皇的触摸。克拉玻斯也是闭上眼睛,去仔细探测、感受这回路的结构和形状。
突然,他手掌一震岑黎阑,猛然睁开了眼睛。伊莉安明显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哭了起来。克拉玻斯锐利的眼神扫向伊莉安的双瞳,在她闭上眼睛的前一瞬他清楚看到,那其中有一缕若隐若现的紫光闪过。
法术力反激!他万万没有想到,刚出生几周的婴儿体内竟然已经存储了黑色法术力。这是谁注入的?他回想刚才的感觉,当他从回路外围进入内层时,就突然感受到了那股法术力的存在。而且能将他探测的魔法直接反激回来,这力道……至少有1曼拉都不止了吧!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婴儿在刚出生时,回路是极其稚嫩、不成熟的,几乎不能承载任何法术力。几十毫曼的剂量就足以让婴儿感到不适,到100毫曼以上则是必死无疑。因此他在探测时,都是将法术力控制在10毫曼以下,而且用的是对回路影响最小的无色法术力。然而这个婴儿的身体里竟然已经封存了1曼拉以上的黑色法术力朱琦郁!比致死剂量高了10倍不止,而且还是对人体伤害最大的黑色法术力。她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许是自己的判断有失误?刚才那一瞬的确太快,会不会并不是法术力反激,而是……别的什么效应?
就在这时,床头倏然亮了。邱小冬月光透过愈发浓郁的夜色洒进来,将伊莉安的皮肤映得格外惨白。她猛地睁开眼睛,瞳孔里的紫光跳动不息,与这一片月光相映衬,仿佛在她的身体里有一个奇异的灵魂要逃脱出来汇元肾宝。她轻轻哼了两声,但随即就不再发出声音。黑气从她的身上飘起,转瞬之间便已极为浓郁,凝聚在上方笼罩成一片。
克拉玻斯心下一惊,这是法术力被激发,回路开始运转的反应!是刚才自己的探测激发了法术力吗?还是照进来的月光?不过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他把手按在伊莉安胸前,顿时一股黑色魔法的激流就冲向了他的掌心,纵使被他体内的魔法挡下,但也刺得他手掌一阵酥麻候补皇后。
果然……激发态的回路能量已经远超平时,按他的估计,现在得有4曼拉?还是5曼拉?不过不管是多少,如果再不做出些措施,回路很快就会被烧断!那时就再也没有补救的余地了修罗君子!
他再次操纵着无色法术力流进伊莉安体内,迅速找到了回路的主干。回路四周已然开始出现裂痕,法术力现在虽然还没有渗出的迹象,但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回路的流量不能立刻降下来的话。
他深吸一口气,用法术力刺穿了回路的外壁。顿时,无处倾泻的黑色法术力就从裂口喷涌而出。本来如果发生这种状况,法术力扩散产生的热量会烧伤大量人体组织,但是在精密的引导下,扩散并不是一定会发生。克拉玻斯用无色法术力紧紧包裹住这簇魔法的四周,将其汇成一条线,引导着这股能量在原来的回路旁边以极高速度来回穿梭,编织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图案姚懿纯,产生的形状和原来的回路十分相似,但又有所不同。
他所做的名为构建第二回路,一种对于高阶以上魔法师所必备的技巧。所谓第二回路,当然就是指一条新的魔法回路。常人的体内只有一条自然的魔法回路;当最开始学习魔法时上树野里,也是用这一条回路进行运转。然而当魔法师开始同时使用多种颜色的魔法时,还仅依靠一条回路就会不可避免地产生法术力杂化的问题王灿的老婆。如果相互接触,两种不同颜色的魔法因子就会混合以致难以区分,因此需要用两条不同的回路来分别运载他们。这就需要人工构建第二条魔法回路。
按道理来讲这件事本身其实并不难。无非是照着原样重新建造一个,只要有耐心、有时间,总能做出来。事实上也很少有人会在这上面遇到阻碍。然而很明显,他为伊莉安构建第二魔法回路就是完全不同,而且要困难许多的一种情形了。给自己构建时大明浮生记,自己可以掌握法术力的流量,用几毫曼的涓流精雕细琢。可是有谁在构建回路的时候会用5曼拉的黑色法术力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玛德琳·奇玛!高强度的法术力也让他完全没有了仔细操作的时间,只能凭着感觉与极快的反应引导法术力开辟出一条道路。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害人的黑色法术力封存在他所搭建的、承载力更强的回路中。
盘旋,延展,环绕,回归。新生成的回路裹挟着黑色法术力左冲右突,绕开一切人体敏感的重要器官,从血管的缝隙间钻过,从骨骼四周绕开,在身体里流经四肢百骸,并最终归于原点,汇聚到最初的裂缝处。一条新的回路在催生中分化出来,其间法术力奔腾如汹涌江流,源源不绝,相比原来回路此时的宁静与干涸则是天壤之别。不过此时已不必担心——由他构建的回路完全足以承担这种程度的法术力,不会再让其危及生命。
克拉玻斯长舒了一口气,将手从伊莉安胸前挪开。还好他对人体回路的构造比较熟悉,方能不出什么纰漏。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暗暗心惊。如果自己稍有不慎,恐怕现在……他不敢去想。
不过既然暂时性命无虞,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她的体内会有黑色法术力?这不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一定是被人后天注入的。在寻常人中,能够把这种强度的黑色法术力注入一个婴儿而使其毫发无伤的人几乎不可能存在。也就是说,做出这种事的一定是御前侍卫,将婴儿带回来的高阶通联使。难怪……先皇退位前,他们就与财政总长互相勾结,现在更是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举!不过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罢了,自己应该很难想到真正的原因。不过他们一定还隐藏着某种还不为人知的阴谋。还有民协的事情……新的行政总长来了,他们也该发难了吧。需要尽早做好准备才行。不过说到准备,或许……他嘴角浮现起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这个主意不错,他们一定想不到。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