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市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网寺观庙堂:金粟庵-清晨笛声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82
寺观庙堂:金粟庵-清晨笛声
在南京中华门西的五福街与金粟庵路交界处,五福街18号,有一座寺庙,传说是“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的金粟庵。

经集庆路至五福街,五福街是一条南北走向长约800米左右的小街,街道的两侧都是居民住宅区,沿街有不少店铺,街道本来就不宽,再加上停放在街道两侧的各色车辆,道路便显得更加狭窄。
从五福街的街口向北行至大约180米左右斯马什帕克,在街道的西侧便是金粟庵。

临近金粟庵不远处,建有亭阁和长廊,这是金粟亭。据说是为了让街坊们在此歇息。亭阁古色古香,亭内坐着不少人在下棋打牌,四周有一些晾晒的衣物,亭边停放着各色自行车及垃圾桶,电线等线缆随意地在空中拉着,周围的环境有些凌乱。

街边的两座亭阁中间是一条连廊,北侧的亭子上悬挂有“金粟亭”的匾额,亭子有扇门,亭边是寺院的“请香处”,亭子的两侧有幅对联,写的是“积德虽无人见,存心自有天知”。

从五福街南侧的街口向北行走,先看见的是金粟亭,若是从五福街的北侧向南行走,临近金粟庵时看见的则是沿着街边摆放着的双层盖长方香炉、单层盖顶圆香炉以及烛台等,香炉内蜡烛火光摇曳池秀媛,四周青烟袅袅,地面也仿佛蒙上了一层香灰。虽然尚未进入寺院,但见这些物件占据了寺院墙外的一角星河霸血,可想而知,寺院内部的场所或许很小。

沿街的寺院山墙上写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八个大字幻灵夹克,“庄严国土”在佛教中有着多重含义,既是佛国净土,又是自心净土和他方净土军统四大金刚,创造人间净土,回归自心净土孙宇翱,人人若自心清净,世界便无限美好。《维摩诘经》说:“欲净其土,当净其心。惟其心净弃妃采夫,则国土净。”利乐有情,为众生谋利益马赫五号,以使众生幸福快乐。

在寺院的“请香处”和寺院之间,有一条十分狭窄的小巷,这里便是金粟庵的正门所在。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里却没有青砖铺地木本花音,没有古柏苍松,没有鳞次栉比的殿宇,没有风景如画的山水,这样一座小寺小庵,隐匿于喧闹嘈杂的居民住宅区之中。
寺院正门的门前有一座镶嵌着“佛”字的砖砌大照壁侣皓喆,照壁的两侧刻有“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字样,照壁的下方摆放着一些山石和石人。

这条小巷,大约只有四五米左右的宽度,甚为狭窄。在大照壁的对面,正是寺院的正门。正门的外有一对石狮,门的两侧为一幅对联,“云华五色布金粟天龙八部护梵台”。

门的正上方,悬挂着写有“金粟庵”三个字的匾额,蓝色底烫金字丁柔安,四周还有祥云飞龙。据说原来金粟庵正门的门额上有石刻横排的“古金粟庵”四个金字,系赵朴初先生亲笔所题。1993年重修后,改为木匾额,“古”字被去掉,“金粟庵”三个字是根据原题字制作的。

金粟庵在1949年前,尚保留有大三进、小三进,共有山门、大殿、祖师殿、客堂、寮房、斋堂等房屋数十间唐朝好媳妇,建筑面积约1000余平米。现只有二座大殿,约有百余平方米,一进一院,前为山门殿、二层附建钟鼓楼,后殿为玉佛殿,前、后殿之间为一小院,院东侧开一扇侧门,通往五福街。
进入寺院正门,便是前殿。前殿内供奉的是弥勒菩萨和韦驮天菩萨。
弥勒菩萨即弥勒菩萨摩诃萨,常被称为“阿逸多”,梵文Maitreya,是释迦牟尼佛的继任者,也有把布袋和尚称为弥勒菩萨;韦驮天是佛教护法天神,二十四诸天之一何晴近况,梵名是韦驮尊天菩萨,佛教把他作为驱除邪魔,保护佛法的天神。
在弥勒菩萨塑像的两侧,还挂有一幅对联,“大肚能容天下事,一笑可解千古愁”。前殿的东厢是客房,西厢为“全乘老和尚纪念堂”,供奉着金粟庵方丈全乘大师的画像,纪念堂的牌匾为栖霞寺方丈隆相法师所题写。
全乘长老(1923.6.24-2017.3.10),俗姓杨,法名昌悟,号全乘,江苏大丰人,是南京金粟庵、鹫峰寺退居方丈,东台接引禅院方丈。全乘长老作为金粟庵的庵主,曾在此守庵数十年。全乘长老1931年依接引庵春霞法师座下披剃,1942年于宝华山礼妙柔法师受具足戒,后往南京古林寺参学,就读于古林佛学院,1947年冬,住锡南京金粟律院(又称金粟庵),领众熏修,弘法至今。世寿95岁,僧腊84载,戒腊74夏。

前殿正厅两侧的墙壁上,分别画着四大天王的画像蛇魔追魂阵,东方持国天王手持琵琶,南方增长天王手握宝剑,西方广目天王手缠一条蛇,北方多闻天王手持宝伞。只是墙上的内容也经常变化,有些时候也会悬挂“普贤菩萨十大行愿”的条幅,“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时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回头看去,透过刚才进入的门洞,正好可以看见门外照壁上那个大大的“佛”字,两侧的门上也刻有一幅对联,“禅门深似海,佛法大无边”。
穿过前殿,便是一个庭院。正前方是玉佛殿。

前殿的北侧门上悬挂着写有“三洲感应”字样的匾额,两侧是一幅对联,“降魔伏怨现天将威风,护法安僧受灵山嘱咐”。

金粟庵的大殿原名“大雄宝殿”,佛像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拆毁,大殿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夷为平地后盖成厂房。世纪之交,工厂关闭,将大殿原址归还给金粟庵。2006年9月19日(观世音成道日)因缘殊胜,缅甸国师向金粟庵赠送一尊玉雕释迦摩尼佛像,高约3米,重约5吨,由整块缅甸白玉雕琢而成,佛像雕刻细腻,无比庄严。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下蔡小豆,佛教弟子及广大善信慷慨乐捐,在原大殿旧址上复建了新的大殿,玉佛供奉于大殿之内,并在国内聘请能工巧匠用汉白玉雕琢了阿难、迦叶、观音、文殊、普贤等诸菩萨圣像,由于佛菩萨形象均为玉雕,故名“玉佛殿”。

拾级而上,可以看见石阶前及石阶中间雕刻有各色吉祥花鸟图案,栩栩如生。殿前两侧悬挂着一幅对联,“东晋古庵金粟如来怖金粟,石城孤僧全乘证全乘”。

进入“玉佛殿”,迎面便是那尊玉雕的释迦摩尼佛像,佛端坐在莲花台上,两侧分别是站立的玉雕像。殿前及佛像两侧各有一幅对联,“佛现玉身八部天龙护卫,庵辉金粟十方众生皈依”,“法界涌祥云福地庄严契玅谛,海邦敷慧雨佛天欢喜见真如”。
金粟庵中几幅对联中都有“天龙八部”,天龙八部为八种神道怪物,包括一天众、二龙众、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睺罗伽,其中以“天众”及“龙众”最为重要。

从“玉佛殿”可以走到前殿的楼上,这里是法堂和钟鼓楼,在楼道的两侧分别是钟鼓楼,东侧有一面大鼓,西侧为钟亭,亭上悬一座青铜钟,重量约有一吨半左右。钟鼓楼前各自悬挂着一幅匾额,上面分别写着“维摩说法”和“金粟晨钟”。
古都闹市,晨钟暮鼓,自有一番佛国净土之庄严气度。

在东侧鼓楼里,原先是一面大鼓,现在则悬挂着金粟如来画像,旁边为一幅对联侯炳莹,“为治众生病,而现居士身”。
金粟如来,过去佛之名,是维摩诘居士的前生。维摩诘居士又称净名大士,是与释迦牟尼同时代的大乘佛教在家居士,以思想深邃、辨才出众著称。

西侧为钟楼,悬挂着一顶青铜钟循循善诱造句,青铜钟的钟腹上铸有“维摩法像”,据说是临摹自敦煌壁画。此钟为佛历2538年(1994四年)新铸,落款为“王长华敬写”。

在钟鼓楼之间是一间法堂,法堂门的两侧也有一幅对联,“佛说法时白鹿衔花猿献果,僧谈经处青龙侧耳虎低头”。

金粟庵中还供有日本慈觉大师法像,这是1994年日本僧侣界“天台宗仏教青年联盟访中团”为纪念“慈觉大师”诞辰1200周年,前来金粟庵隆重举行“天台大师圆寂1400周年纪念法会”,来金粟庵向古庵奉纳的慈觉大师绘像,赠送天台智者大师铜像供奉于庵内。慈觉大师圆仁(793~864年)是日本佛教天台宗山门派创始人,俗姓壬生,下野国(今枥木县)人,幼时丧父﹐礼大慈寺广智为师。公元838年圆仁入唐求法,携佛教典籍559卷归国。卒后追谥为慈觉大师。其撰述有《入唐求法巡礼记》、《显扬大戒论》等著作。
法堂内安放着天台智者大师的铜像。

走下二楼回至寺庙庭院,在“玉佛殿”的楼下为“地藏殿”,东西侧各有一门可以进入。
“地藏殿”是汉传佛教寺院的重要配殿,殿内供奉有金色地藏王菩萨圣像。地藏王菩萨即是地藏菩萨。地藏菩萨梵名乞叉底鵮。据《地藏十轮经》讲,由于此菩萨“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所以称为地藏。地藏王菩萨与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并称为大乘佛教四大菩萨。因地藏菩萨发下“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大愿”,而得以与文殊的“大智”、普贤的“大行”、观音的“大悲”相呼应。

在寺院的庭院西侧一角,摆放着陈列有各类经文书籍的书橱,只是没有“法物流通处”的招牌。

在寺院东侧边门旁的墙上,悬挂着“金粟庵的历史”以及介绍金粟庵住持全乘长老“金粟庵的坚守者”的说明文字。其中提到,南京金粟庵在南京中华门西,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在明朝《金陵梵刹志》有记载。相传与顾恺之及瓦官寺渊源颇深。20世纪90年代,金粟庵住持全乘长老,发愿修复古刹,弘化一方,佛教界四众弟子及众善信慷慨乐捐,使得金粟庵这一千年古道场重放光辉。

金粟庵是天台宗寺庙。相传佛教的“四祖”是智者大师智顗(538-597年),智者大师创立了天台宗,天台宗为八宗之首。
其实关于金粟庵的历史,究竟始建于何年代?并没有十分确切的说法。都说是“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在《金陵梵刹志》、《南朝寺考》、《江南梵刹志》等文献资料并没有关于金粟庵的详细记载。根据传说,顾恺之曾在瓦官寺附近的一个小屋内画维摩诘居士的壁画草稿,而维摩诘居士是金粟如来应世,小屋则被称为“金粟庵”。按照金粟庵方丈全乘大师的说法,因为金粟庵临近瓦官寺,庵名就取自杜甫的那首诗中“虎头金粟影”。以此说来,金粟庵就应该是唐代以后的建筑了。
根据记载,金粟庵始建于明洪武年间,此后历代祖师不断募捐修缮。庞祖云清咸丰年间毁于兵燹。同治十二年重修。1948年,尚保留山门、大殿、祖师殿、客堂等房屋数十间,有全乘法师等常住僧十余名,1953年,金粟庵的建筑归帆布厂使用,后为“新跃金笔社”的街道小工厂,1993年,恢复宗教活动。无论金粟庵是属于“南朝四百八十寺”之一,还是始建于其他朝代,这座“隐于市”的寺院,都在向人们诉说着那些曾经的神奇传说……

转身从寺院东门走出,便来到五福街上。庵东门楣上锈刻着“虎头余绪”四个字,道出了金粟庵与顾恺之的历史渊源。“虎头”即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348年—409年),六朝四大家之一,字长康,小字虎头,时人昵称“顾虎头”。顾恺之博学多才,擅诗赋、长书法、精绘画,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痴绝”。其画法、画论对中国绘画艺术有着重大的影响甚大。主要作品有《洛神赋图》、《女史箴图》、《斫琴图》、《魏晋胜流画赞》、《论画》等。

金粟庵东侧门上撰有一幅漆金对联:“恺之画图时,文殊问疾处。”指的是顾恺之画《维摩诘示疾壁画》的典故。
在佛教中,维摩诘居士是金粟如来的化身。他来到娑婆世界,化身在家居士,襄助释迦牟尼佛弘扬佛法。佛经中言其乃天竺国耶离城的大乘居士,善于应机化导,曾以称疾为由,漳州市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网向释迦摩尼派来问疾的文殊、舍利弗等阐扬大乘佛教的深奥哲理。
经传云:维摩诘息疾于东方世界香积国,释迦牟尼委派文殊、舍利弗等前去探视。见其居室狭小,仅一丈见方,舍利弗寻思,如此狭小,如何容得下同行诸罗汉?维摩诘有“他心通”功力,知道舍利弗等心中所思,便将手一伸,屋里便出现了许多狮子宝座。然而舍利弗等道行浅,无福安坐,维摩诘施展法力,众罗汉方得就座。继而时间渐久,舍利弗等均感腹中碌碌,只见维摩诘取出一钵,请众罗汉享用,舍利弗等暗自纳闷,正所谓“食少僧多”。待众罗汉等均饱餐之后却不见钵中食物有所减少……,维摩诘就这样借众罗汉问疾的机缘,向众人宣讲大乘佛教的深奥哲理。“维摩诘示疾说法”的典故也流传甚广。

关于金粟庵,还有唐代诗人杜甫的那首《送许八拾遗归江宁觐省……》。据说杜甫在游历金陵时,特别喜欢顾恺之的那幅《维摩诘示疾壁画》,当时在金陵的朋友许八送给他一份此画的临摹本,杜甫谢了一首长律表达了他当时看画的情景:“诏许辞中禁,慈颜赴北堂。圣朝新孝理,祖席倍辉光。内帛擎偏重,宫衣著更香。淮阴清夜驿,京口渡江航。春隔鸡人昼,秋期燕子凉。赐书夸父老,寿酒乐城隍。看画曾饥渴,追踪恨淼茫。虎头金粟影,神妙独难忘。”其中的那句“看画曾饥渴,追踪恨渺茫;虎头金粟影,神妙独难忘”一直被世人流传,只是顾恺之的作品真迹,今已无传,人们只能从这些诗词以及临摹本中体会其画工的出神入化。
在十多年之前,金粟庵的东门前还有石狮和香炉,门前的一副楹联是:“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

同样,原先寺院正门处的墙壁上还嵌有碑记二通,分别是《南京古金粟庵常住碑记》和《全公長老重脩金粟庵記》。
《南京古金粟庵常住碑记》的内容为:金粟庵者,古称律院,地傍秦淮,近接凤麓。何以名之?《维摩经义疏》云:文殊师利本是龙种上尊佛,净名即是金粟如来。古有盛传,乃维摩诘居士前身也,善信趋赴,儒雅留迹。而寺之初创,乡乘无征,惟同治十二年,志坚和尚负笠经此,结茅为庵,铢积寸累合抱木装饰,方筑数楹。世代递传,陆续添造,建成山门、大殿、祖堂、客堂、斋堂、寮房。民国中,六峻和尚并悦译髡公相继之,均苦心竭力,以为门风勿替。迨我先师性空、坚三老人来寺住持,前后董理筹措,锐意营福,潜德幽光。斯时窃衲依止两老人参究,朝夕相侍,两老人乃将院事嘱之。窃衲德薄学浅,谬主寺席,笃念古来道场,承乏以来力谋兴建,数十年积苦,重整寺貌,妆塑佛身,安单结众,率僧梵修,以祈国泰民安、世界和平。曩在丁亥年菊月,蒙新加坡陈金桦居士、金陵陈吉斌居士引介,缅甸国师菩提长老因以玉佛惠赠敝寺供养,虽经设阁安奉,而庑宇窄狭,殊非所宜,相沿数载,未行善辙。至庚寅春,窃纳并合寺大众几议其事,谨就院北空地一方,起建玉佛宝殿,不顾成败利钝,自五月廿三日庋材兴工。值此契机,又修整山门僧寮,重妆法像金身。中得监院隆悦法师、降喜法师、王志胜居士奔劳尤多。今梵宇重新,四众云集,感佛恩祖德以垂悯,冀檀越诸善之布施,窃纳恐后人不知兴复艰难,用特记略,以告来哲。公元二O一一年岁次辛卯佛诞日全乘悟道人撰于金粟丈室
《全公长老重修金粟庵记》的内容为:佛制诸戒,止作二持以为纳,俱有戒法、戒体、戒行、戒相四科,防非止恶,明定慧二学,使心性坚固,往之高德,无有不从戒中来也。若弘一大师竭半生之心力,精研律藏,何耶?此惟毘尼久住,乃可正法永昌也。全公长老,秉性淳厚,木讷寡言。披剃接引禅林,求戒华山慧居。乃访道问教,参学古林律堂,朝干夕惕;出世渡迷,驻锡金粟宝刹,茹苦含辛。躬毗尼藏,化三涂厄,发明大事,以戒为依。南北高俊,慕全公道范而谒者风从,靡不归心向化。今仰缅甸国师惠赠玉佛一尊,乃于庚寅春月,兴建玉佛宝殿以奉金容,并就此殊胜因缘,重修照壁、山门、钟鼓楼、诸堂寮舍。蒙陈金桦、陈吉斌两居士襄助,又众善信士女源源接济,倾慷慨之囊,成不朽之功。梵宇既焕,俾益弘化也。斯距竣工期近,全公嘱余撰文以记,余思显祖考融通居士与全公交厚,凡数十载,余晚生人,亦自幼从全公学,虽未有悟,然因缘颇俱。况往昔金粟庵规制未备,全公以三千大千世界,芥子处即为道场,苦守数十载,辛勤兴复。今殿宇恢宏,且逾曩观,若非全公戒行精严、诚感应天,安有如斯之盛?后来主者,当能肩荷宏法利生、施恩济乏之任,则无负全公一生心血也。是为记。辛卯莺月南京后学詹天灵谨识于陋邸北窻

2013年6月7日,南京金粟庵曾举行了金栗古庵全堂佛像开光法会庆典。主法法师主法洒净,拈香说法开光,仪轨依次分“用巾拂尘”、“举镜照空”、“朱笔点眼”三个步骤,法会现场梵音嘹亮,信众们虔诚念诵,居士信众欢喜瞻仰。

金粟庵的过道、四壁等墙上,处处可以看到张贴的格言警句,条条发人深省,句句意味深长。而廊下挂满的大红灯笼,显得格外地喜庆。

金粟庵,四周香烟袅袅,时而有信众前来进香祈福庄重,寺院内有时梵呗声声,有时钟声洪亮……,站在寺院的楼上,可以看见五福街上来往匆匆的行人,寺院就在平常住宅区之旁,佛祖就在信众们的心中。


文章归档